大健康风头正劲 保健品市场潜力凸显


ʱ䣺2019-10-07

  所以年轻人对于保健品的接受程度,相信会越来越高,保健品行业就有责任多为年轻人服务,这点对保健品行业是个利好。中国食品品牌研究院院长曹保印在接受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保健品市场消费主体年轻化甚至儿童化,这是不正常现象。曹保印认为。

  由于我国人口老龄化和健康意识的增强,保健品行业在我国迅猛发展。在过去温饱都无法解决的困难年代,保健品销售无疑是天方夜谭,但是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迅猛发展,人民生活水平的有所提高,物质生活极大富足。

  根据数据显示,我国保健品行业规模从2002年的442亿元增长至2017年的2376 亿元,年均复合增速超过10%,全球占比达到 16%,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保健品市场。

  物质生活水平提高反而导致了一部分人过度饮酒、缺乏运动、“三高”等,同时人们经济收入增加,关注自身健康,追求较高质量的生活,这些因素也使得保健品销售有了一定的市场。

  记者注意到,《“健康中国2030”规划纲要》提出,到2030年,人民健康水平持续提升,健康服务能力大幅提升,健康产业规模显著扩大,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16万亿,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。印证了大健康理念贯穿政策。

  《“健康中国 2030”规划纲要》强调,推进健康中国建设,要坚持预防为主,强化早诊断、早治疗、早康复。而保健品的主要作用是增强免疫力、促进细胞再生、促进病体康复等,不仅可以改善亚健康、慢性病患者的亚健康状态和治愈程度,也对健康的居民起到预防和保健的作用。因此,在诸多政策落地和健康意识提高的利好下,保健品产业的发展迎来新的春天。

  资深电视评论员魏明告诉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,关于保健品市场的现状,第一,市场巨大、前景无限,从数据分析来看,老中青幼不同年龄段对保健品都有不同程度的接受,说明市场庞大,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的市场都很可观;第二,良莠不齐、鱼龙混杂,真正好的保健品和保健品企业生存难度很大,因为有很多假冒的保健品和保健品企业在把这个市场声誉做坏。

 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数据显示,1995 年至 2013 年,我国人均医疗保健支出占比由3.2%增长至7.1%。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,中国医疗支出占GDP比重也在逐年提高,2014年达到5.55%。营养保健品属于可选消费品,是在消费者满足基本生活所需后,为保障未来生活发展、身体需要所增加的支出。随着收入水平的不断增长,消费者越来越重视生活质量和身心健康,进而增加对保健品的购买需求。

  魏明认为,也有部分保健品行业的商家目光短视,在很多领域能看到只有制造没有创造,保健品领域也存在这种现象,很多厂家轻研发,重推广。商家把包装做得好看,实际效果未必那么好,但是商家花巨资去做营销、做推广,也能把产品卖得很好。实际上这也是短视行为,如果产品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迟早会被消费者抛弃,以至于市场上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,整体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将会受影响。

  2015年,新颁布的《食品安全法》规范了对保健品市场的监管,使保健品市场有章可循,有法可依,这对我国比较混乱的保健品企业起到优胜劣汰的作用,有利于此类企业的健康发展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青少年和儿童中,大约有高达91%的人群会选择使用保健品,这主要源于家长对孩子成长和学习的高度关注和重视;老年人中有高达73%的群体会选择使用保健品,这得益于人们对老年人这个特殊群体健康的关注和重视;相比较而言,中青年人中使用保健品的比例相对较小,但仍然不低,大概46%的中青年人会使用不同的保健品。

 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保健养生越发显得重要,加之电子商务的盛行,保健品消费人群逐渐趋于年轻化。

  据调查,2010年,80%的保健品消费人群为40 ~ 70岁中老年人,但到2015年,这一比例发生了变化,相应20 ~ 40岁的中青年人的保健品消费比例上升,逐步成为与中老年消费群体一样的主流购买群体之一。在这些主流消费者中,老年消费群体逐步由感性消费转变为理性消费,而对于年轻的保健品消费者,由于人口老龄化并不排除年轻人孝敬老人的可能性。

  魏明表示,更多年轻人现在也在用保健品,有一句话叫“熬最晚的夜,用最贵的面膜”,实际上年轻人现在已经成为社会的主力军,奋斗很辛苦,也说明越来越看重自身的健康观念,只有一个好的健康状况,才能扛得起奋斗的压力。所以年轻人对于保健品的接受程度,相信会越来越高,保健品行业就有责任多为年轻人服务,这点对保健品行业是个利好。

  中国食品品牌研究院院长曹保印在接受《中国产经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保健品市场消费主体年轻化甚至儿童化,这是不正常现象。通常来说,青少年和儿童虽然需要少量的保健性特定保健产品,如鱼肝油类、高钙类等,但这只是正常饮食的补充,并且补充的量要适度,防止过犹不及。事实上,只要有健康的饮食习惯,注意中华饮食习惯的“食补”;只要有健康的运动习惯,注意日常的体育锻炼,青少年和儿童就完全可以健康成长,而不必要过度依赖于保健品。保健品市场消费主体年轻化甚至儿童化,更多的是因为家长的焦虑,而不是青少年和儿童健康成长的真正所需;这种焦虑又恰恰来自保健品企业过度甚至夸张、违法违规的商业营销。

  由于我国保健品行业进入门槛不高,导致产生了许多保健品生产企业“规模实力弱、技术水平低、品牌无核心竞争力”的现象。保健品行业还存在“轻研发,重推广”的短视行为,随意效仿,缺乏创新,导致产生“相互挤兑,恶性竞争”的局面,影响整体行业的可持续发展。由于许多中小保健品企业缺乏长远发展的眼光,国内许多的保健品违规宣传,夸大保健品实际功效,导致产生保健品行业信任危机,进一步造成恶化的局面。

  “鱼龙混杂,泥沙俱下。水中望月,雾里看花。”这是曹保印对于现在保健品市场问题的总结。曹保印告诉记者,尽管通过商业的营销,有些品牌保键品有了较高的市场占有率,但其真正的公信力却又非常脆弱,基本是靠巨额广告费用支撑,而不是靠真正的品牌与美誉度。更多的小品牌甚至无品牌保健品充斥市场,依靠过度甚至夸张、违法的商业营销制造社会焦虑,以此赢得一部分顾客,这部分顾客往往是青少年和儿童、老年人,但这样的市场占有率更加不稳定,很容易引发品牌危机,它们往往更偏重于“捞一笔钱,换一个牌子”。

  “老虎不在家,猴子称大王”。品牌保健品的市场生命周期比较短,常常是“各领风骚三五年”,往往一篇媒体的负面报道,就会造成其生命周期的结束。这一方面是因为企业不懂得危机公关处理,另一方面是因为产品品质本身存在瑕疵。更多小品牌、无品牌保健品更是只注意夸大其辞的商业营销,不注重产品品质本身,这必然形成“轻研发,重推广”的短视行为,并引发“相互挤兑”的恶性循环和恶性竞争。当前,“保健品等于夸张式忽悠”的认识在有着良好教育背景的中青年群体里非常普遍,这也是中青年人中使用营养保健品的比例相对较小的重要原因。曹保印表示。

  魏明认为,资深保健品市场只有良性竞争,才能够可持续性发展。保健品市场的不良竞争归根结底是商家过于看重经济利益,而且是目光短浅的经济利益,并未看到持久的利益。所以一旦只想着赚快钱、抄袭,那这个市场是做不长久的。对政府来说,制定规章制度,对行业进行管控。政府需要责无旁贷地把这个市场管理功能做起来,违规必要重罚。不管用哪种措施,最终目的都是要让保健品行业健康、有序、良性地发展。

  新颁布的《食品安全法》强调“宽进”,就允许产品种类不断创新,种类丰富,巧管共治,顶尖论坛末日刁民,制定科学合理的监管制度,学习一些先进的经验,政府职能机构和广大人民群众共同监督。“重罚”,一旦发现问题,及时处理,保健品直接影响着人们的身体健康,出现问题后,甚至威胁到人们的生命安全,所以要从重处罚。

  保健品应该有严格的市场准入机制,其功能应该有严格的营销限制,对违法违规营销的企业严厉打击,严禁其“捞一笔钱,换一个牌子”,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”;但与此同时,也应该扶持技术优势强、产品品质好、品牌美誉度高的优秀保健品生产企业,逐步实现良币驱逐劣币。在加强监管的同时,还需要做好公众健康教育,普及保健常识,做到既能分辨真假优劣,又能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,从根本上去除各种疾病隐患,摆脱亚健康生命状态的困扰。曹保印认为。

  政府导向性措施的出台,必然会引起企业,政府职能部门以及广大消费者的关注。企业加强对自身产品安全性能的监管,各职能部门结合国家法规,制定具体监管措施,广大消费者及时反映用使用情况,能够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规范的市场管理,使广大保健品投资者信心大增,加大投资力度,慎重选择保健品投资项目,自然保健品最受消费者欢迎,这样也就调动了绿色养殖保健品产业发展的积极性,新品牌新科技将脱颖而出,行业将出现新陈代谢加速的新景象。